klblue

最喜欢的游戏是看门狗!(不要问我为啥,我知道这款游戏大部分评价不好)Aiden你好帅prprprprpr虽然我都叫你矮凳!沙哑低沉的声音,超.色.气!
平常都包得紧紧的,可是走路那个腰扭的,阿斯!很适合做一些色色的事情。
总之,我爱你矮凳!爱到深处自然黑!
希望你哪天能真正放下心里头的事情,然後过得轻松一点。

狗哥I LOVE YOU !

©klblue
Powered by LOFTER
 

魅影夫夫 ch3

    這次卡文卡的有點久.....

    不過每次寫到crazy都會想到一些色色的東西,導致文的重點都有點不太一樣了(說好的殺手呢

    總之,希望大家喜歡。以後有機會的話,我再把文修一修吧....

    

    撕掉脸上的人皮面具,他身穿干净的白色衬身和牛仔裤,之前的衬衫马甲皮裤早在路上随手扔进垃圾桶里了。一头整齐的背头经历过脱逃后显得凌乱,他拨通红魅的电话,摸着脸颊上热辣的伤口皱眉。

    「靠,任务失败了。」电话一接通,他立刻骂了一句脏话来发泄一下内心的愤恨。

    「怎么回事?」红魅的背景音乐相当吵杂,除了震耳欲聋的音乐,人们的欢呼尖叫声几乎可以刺穿耳膜。

    「你那边好吵…有人来了,先挂。」原本还想向好友抱怨一番,但身后越来越大声的脚步声使他警戒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crazy?」熟悉的声音让他猛的一颤,crazy咬牙切齿的转过身,对方面带惊喜的样子让他很想扑上去撕烂那该死的脸。

    「HL…」

    「你在这里做什么?」HL如沐春风的笑着,脚下一步一步地慢慢靠近他。

    「我…」crazy下意识的退后几大步,脑中的警报嗡嗡地响。

    「我在等人。」拿起手机扬了扬,crazy明明只是单纯的笑着,却带有一丝勾人的味道「一个可以好好疼爱我的人。」

    crazy想出的借口根本没有经过大脑的过滤,刚出口他便知道要糟。HL瞬间把他抵至墙上,不由分说的吻住了他。想反抗的双手被HL压制,手机啪的一声掉落至地面。对方的舌尖挑开他的唇,侵入他的领地,与他的舌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肺里的空气好似被快速抽出,没一会crazy已经晕头转向,身体靠着HL的支撑才不至于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最后HL狠狠咬了crazy的唇,放过快要喘不过气的他。

    「不是说要爱惜自己吗?欲求不满的话可以找我,但是你不能再乱找人,谁知道他们会对你做些什么。」HL轻轻擦抹被咬的出血的唇,眼里的温柔几乎满溢出来。

    「你管不着。」crazy冷笑一声,挑衅般地瞪着HL。他随手抹掉唇上的鲜血,粉中带红的双唇异常的性感。

    「看来你不肯听我的话就是了。」HL用力一推,重新把他压回墙上。一脚插进crazy两腿之间,摩擦起那敏感的地方。空余的手从胸膛缓缓下滑,顺着突起的弧线,暴力的揉捏手感极佳的浑圆臀部。

    crazy打从一开始便没有打算要收敛自己的声音,疼痛使他低哼,而快感使他放荡的呻吟。挺起胸膛让自己更加贴近HL,两人近的可以听到彼此过快的心跳声。他将手环绕住低头忙碌的HL的脖子,手套中隐藏的小刀正慢慢靠近毫无防备的后颈。crazy的呻吟声宛若甜蜜的陷阱,HL正一步步深陷其中,却忘了身后的杀机。

    HL啃咬着crazy的脖颈,印上属于自己的印记让他无比满足。HL逐渐向上,微瞇的眼睛中注意到crazy脸颊上的细小伤口,但脑袋发热的他忽略了这小小伤口。他进而转攻耳朵,坏心眼的叼住小巧的耳垂,用牙尖轻轻的摩娑。巨大的刺激下,crazy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呻吟,这对HL来说无疑是一种鼓励。

「这是什么?」舔吻中,HL发现了crazy耳内似乎装了什么。

    刀刃停住了,距离HL的后颈只差一点。

    crazy开始焦躁了起来,HL的手指离耳里的耳麦越来越近,他却无法下杀手。可是HL此时的注意力并不在交欢这件事上,crazy只要一有动作,同为杀手的他必定会察觉。

这样不只会暗杀失败,crazy的杀手身分也会暴露。

但那只耳麦又绝不能被HL拿到。一般为了保持良好的通讯质量,业内的耳麦都是经由组织内部开发。任何一个处于业内的人,看到耳麦就能分辨出身分是否为杀手。

拚了! crazy咬牙继续暗杀,左右都是暴露身分,倒不如赌上一把,赌上自己对于HL的吸引力。

手中的刀子锋芒毕露,刺向HL大开的后颈。

这一刀,关系一切成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