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lblue

最喜欢的游戏是看门狗!(不要问我为啥,我知道这款游戏大部分评价不好)Aiden你好帅prprprprpr虽然我都叫你矮凳!沙哑低沉的声音,超.色.气!
平常都包得紧紧的,可是走路那个腰扭的,阿斯!很适合做一些色色的事情。
总之,我爱你矮凳!爱到深处自然黑!
希望你哪天能真正放下心里头的事情,然後过得轻松一点。

狗哥I LOVE YOU !

©klblue
Powered by LOFTER
 

魅影夫夫Ch4

    最近找到好多小夥伴報團了!然後經過小夥伴提醒,我才發現自己好像有點久沒更文.....

話說這文的主CP明明是藍魅x血魅的,結果其他兩個好搶戲阿XD

沒關係,下章就輪到魅影夫夫的章節了w


    熟悉的血腥味窜进鼻腔,那味道并不难闻,反而像薄荷一样更加清醒。眼前的人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,纵使再怎么求饶,下场仍是死。

    扣下板机,鲜血溅得四散,黑色西装上顿时开出朵朵血花。

    墙壁染上了大片血迹,但并不起眼。整个房间好似有人拿了红色油漆,泼洒在房间各处,没有一片是干净的。

    皮鞋鞋底有些黏稠,他用尸体上的衣服擦了擦鞋,再拿出手帕将脸上那温热液体擦拭干净。

    扔掉吸满鲜血的手帕,红魅拨通CRAZY的电话,嘟嘟的声音持续了一阵,对方却没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打开后门,他宛若路过的居民,哼着小歌,拿着钥匙,坐进自己的车里。

    后续的处理已经不关他的事了,反正总会有人替那些人报警,并清理现场的惨状。

    点开程序里的定位追踪,CRAZY的坐标依然停留在任务地点附近。这状况不大寻常,CRAZY要不是掉了耳麦,就是无法脱逃。

    幸好彼此的任务地点不会太远,红魅驾车一转,拐进了蜿蜒的小胡同,离CRAZY的位置非常接近了。

    拔出腰后的手枪,补充了子弹,下车。他在毫无声响的情况下,来到那条小巷巷口。

    确保自己的身形大部分隐没于转角的阴影中,红魅背靠砖墙,侧头往巷里面看去。

    这没看还好,一看他立刻就惊呆了。时高时低的呻吟声,撕扯中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,异常激烈的接吻,卧槽,发生了啥事?

    秉持着非礼勿视的念头躲回转角,红魅纠结自己出现是不是会坏了CRAZY的好事,不过也不能在离任务地点那么近的地方这样啊!如果有追兵怎办?可是如果这次是CRAZY的真爱,人家好不容易找到真爱,自己就这么打断好像也不好……

    思想纠结的红魅,决定观察清楚形势,再决定接下来的行动。

    再看一次的结果好像也没好到哪去,两人该怎么激烈就怎么激烈,红魅该怎么尴尬就怎么尴尬。

    直到CRAZY即将暗杀对方时,红魅才算看清了眼下的形势。

    CRAZY的动作幅度太大,对方势必会察觉的。

    该他出场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「喂!那边那个!压着CRAZY做什么阿你!」

    巷里的两人像惊弓之鸟一样吓了一跳,CRAZY收回自己的刀刃,陌生人则是松开对CRAZY的压制。

    流里流气的走向CRAZY,他蛮横的推开陌生人,搂住CRAZY的腰,「抱歉我来晚了。」

    「等得有点太久了,找了个人来玩玩。」CRAZY的反应也不慢,立刻环住他的身躯,微微一笑表示对陌生人的不在意。

    「你是不是在床上遇见哪位小美女,所以那么晚才来?」挑起红魅的下巴,CRAZY像是检查似的在他的脖子看了看,并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「你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的。」说着腻人的话语,红魅低下头,看似在CRAZY脖子上亲吻。

    「手不要伸进来!也不要摩擦!我不是你的暗杀目标!」

    将臂膀搭上红魅的肩颈,CRAZY看似正挑逗对方的耳朵。

    「你以为我想?那变态离太近了,不真实骗不过他好吗!」

    红魅亲够了脖颈,有些粗暴的抓住CRAZY的下颚,似乎要亲吻他。

    「那家伙什么时候才要打断我们,我快演不下去了。」

    CRAZY好似激动地扑进对方怀抱,两人深情的吻在一块。

    「别管他,他是变态。演一演赶快走了,跟你演没劲。」

    「什么叫没劲?我演得很努力了!」

    「技巧不够就是不够,嘴还硬!」

    「谁跟你这久经沙场的老男人一样阿?我也才没做几次爱!」

    「我TM是老男人?你才老吧,没有性生活的家伙。」

    「你好吵!」

    「你先的!」

    借着各种肢体动作掩饰,两人宛若热烈中的情侣缠绵,配合完美的演出了一出戏。HL没有发现两人之间的争吵,甚至认为他们正诉说着情话。CRAZY现在的热烈索取,与面对自己的抗拒响应,让HL怒火中烧的同时,失落的心情也逐渐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松开紧握成拳的双手,HL的怒火渐渐被浇熄,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落寞。

    他终究没有保护好CRAZY。

    「希望你不会伤害他。」伴随着一声叹息,HL转身就走,孤单的背影隐入黑暗的巷弄中。

    CRAZY望着HL离开,直到脱离视野,始终欲言又止。HL眼里明晃晃的伤心他不是没看见,但他害怕只要一开口,断掉的联系就会重新连上。

    他们不该继续有联系。

    「走吧。」红魅一把推开CRAZY,返身往车子走去。

    CRAZY看着HL离去的方向,久久才应了一声。


    红魅瞥了一眼副驾的CRAZY。对方一手托腮,看着飞驰而过的景色出神。

    从分别那个陌生男人后,CRAZY便一直处于心神不宁的状态。

    「CRAZY,不要再接这种型态的任务了吧。」红魅专注地看向前方,语气却是非常诚恳「你的体术跟枪法都不差,换个类型试试?」

    「是不差…应急一下还可以,做任务恐怕还是不行的。」他摇摇头,继续看着车外风景。

    「你不可能这样过下去,以后怎么办?人会老的。」

    CRAZY 依然摇头,甚至没有转过视线看红魅。

    红魅叹了一口气,闭口不多说了。

    打从接的第一个任务开始,CRAZY就明白他不可能跟任何一个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的任务太伤感情了,不会有人接受自家情人天天爬别人床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吧,一个人过日子。

    CRAZY抿了抿唇,眼眶一片模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