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lblue

最喜欢的游戏是看门狗!(不要问我为啥,我知道这款游戏大部分评价不好)Aiden你好帅prprprprpr虽然我都叫你矮凳!沙哑低沉的声音,超.色.气!
平常都包得紧紧的,可是走路那个腰扭的,阿斯!很适合做一些色色的事情。
总之,我爱你矮凳!爱到深处自然黑!
希望你哪天能真正放下心里头的事情,然後过得轻松一点。

狗哥I LOVE YOU !

©klblue
Powered by LOFTER
 

校園表白梗 番外

  有人還記得我嗎XDD對不起消失了那麼久,最近正在適應大學生活,有點忙

    這算是一個小番外,主線是以HL視角寫的,但放棄crazy視角我覺得有點可惜,所以寫了一些出來w

    希望大家喜歡,也希望大家都開開心心的看文


     太阳在无云的天空中大展神威,照的原本昏暗的室内一片亮堂。但蜷缩于棉被中的人,丝毫不被影响的继续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直到一位穿着围裙的女性踹开房门,一把抽掉遮掩阳光的被子,crazy才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「快去刷牙洗脸,下来吃饭!」熟练地说完这句话,crazy的妈妈碰的一声关上门,留下crazy坐在床上发愣。

    揉了揉自己的脸,crazy突然想起昨天放学后的吻,脸色发红的忍不住抱住维尼在床上翻滚了几圈,一头乱发的暗自傻笑。

    他不禁怀疑噗桑是不是打翻了糖浆,不然怎么连空气闻起来也是甜的呢?

    面对镜子,crazy仔细地将浏海全部梳上去,哼着歌抹上发胶。或许是太过开心,原本闻起来有些刺鼻的发胶,此刻却闻出只存在于广告中宣传的柑橘味。

    他满意的对造型点点头,回到房间抓起书包,发挥自己腿长的优势,两阶当一阶跨的冲下楼。

    虽然很想直接冲出家门,但母亲亲手做的早饭crazy还是会慢慢享受的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母亲花心思替自己做的,哪些该吃哪些不该吃,爱吃和不爱吃的,母亲早已贴心地替他过滤一遍了。除了母亲,crazy想不出来谁会为他这么做。

    将碗筷拿至水槽,crazy亲了下母亲的脸颊当作道别,便打开大门,一溜烟的飞奔出去。

    他等不及见到他的恋人了。

    爱情的甜蜜几乎冲昏了刚贡献出初吻的傻小子,即使是凋谢的花瓣在他眼里也相当美丽。

    crazy捡起一朵坠落于地的白花,拿在手上把玩着。crazy想和恋人分享这朵花的香气,想和他分享早餐的美味,分享昨晚延续至今的喜悦,甚至早晨的太阳有多惹人厌crazy也想让恋人知道。

    他想和他分享一切。

    沿途,路上的的同学看到crazy手拿一朵花的高兴模样,纷纷凑上前打趣这是不是要送给哪位幸运女学生的礼物。

    crazy竖起食指嘘了一声,嘴角忍不住笑意地上翘。

    的确是礼物,但不是女学生,你们都猜错啦!

    有人见crazy故作神秘的模样,暗自决定要整他一把。

    他从地上捡起许多花,然后全部丢进crazy怀里,并说着这点花怎么够继续捡花。

    看到crazy手里捧了一堆花哭笑不得的样子,其余人纷纷跟着第一位同学开始捡花大业。

    不久,crazy手里的花多到他都捧不住了,只能塞一些进包包,边走边掉花的进入校门口。

    不论是学生还是老师,看到crazy华丽的出场方式,眼里都染上一层笑意。

    但一进到教室里,crazy发现周围的视线瞬间聚集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视线里充满了复杂的情绪,惊恐的、不可置信的。一些人不时瞥他几眼,转头掩着嘴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教室里的气氛相当怪异,crazy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不过仍受到爱情控制的大脑没有想那么多,他想着先把这些花全数堆到恋人的桌上,之后恋人会有什么有趣的反应。

    他看向恋人的座位,却发现他并不在座位上。

    当crazy将花朵全数放至恋人的桌上,教室里的视线霎那间变得更加集中,同学间的讨论声大的crazy都能听到一些关键词了。

    词语间不时夹杂他和恋人的名字,crazy疑惑的皱起眉头,拍了拍坐在恋人前面的同学肩膀。

    「同学,他人呢?」

    被拍肩膀的同学彷佛被电到般抖了抖,眼神充满恐惧的向前缩。

    「怎么了?我身后有怪兽,还是有鬼?」Crazy虽然对于他的反应不解,仍保持着脸上一如往常的微笑,伸手想把人拉回来。

crazy万万没想到,对方竟然像头困兽拚死一搏的用力一推,使他猛地撞上身后的桌子。


「走开!你这同性恋不要碰我!」


白色的花朵散落一地,无人搭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