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lblue

最喜欢的游戏是看门狗!(不要问我为啥,我知道这款游戏大部分评价不好)Aiden你好帅prprprprpr虽然我都叫你矮凳!沙哑低沉的声音,超.色.气!
平常都包得紧紧的,可是走路那个腰扭的,阿斯!很适合做一些色色的事情。
总之,我爱你矮凳!爱到深处自然黑!
希望你哪天能真正放下心里头的事情,然後过得轻松一点。

狗哥I LOVE YOU !

©klblue
Powered by LOFTER
 

梦中梦

额,因为是高三生,所以没有很多时间产文。这篇是在仓促的情况下完成的,有错字什么的请不要在意…..

OOC预警



纯白而庄严的大门缓缓拉开,他牵着那戴上白色手套的手,步入挑高的教堂之中。

此刻他的心情相当复杂。

虽然他不知道是该为了明明是侄女的婚礼,自己却替代了他的父亲带她入场这件事感到复杂,还是为了心里充满爸爸舍不得女儿嫁出去的感觉而感到复杂。

「艾登舅舅。」

「怎么了?」他拉回自己的注意力,轻声响应她的呼唤。

「你要哭了吗?」

「噢,是阿,我快哭了。」艾登声音里带着笑意说道。

「骗人。」她偷偷做了一个鬼脸,随即又摆出正经的表情。

他们沉默的继续向前,身着黑西装的新郎已经在红毯的终点等着新娘。艾登瞇了瞇眼,发现自己看不清新郎的长相。

或许该去配一副眼镜了,他想。

「衣服要按时洗啊,不然每次你的风衣都很难闻。」到达尾端时,她抓着他的双手,轻声提醒他。

「记得常回去看妈妈,她很想你的。」

「我以为这些话应该是我来说。」他笑道。

「还有,下次把枪藏好一点吧。」

艾登讶异的瞪大了些眼睛,而自家侄女俏皮的对他眨眨眼。

回到旁边的长椅上,妮琪先是上打量了他一番,再悄悄移动到他身边。

「难得看你穿西装。」

「毕竟是莉娜的婚礼。」他耸耸肩,看似相当无奈。

「当初我结婚你也没看你穿西装」妮琪双手抱胸,埋怨地说到。

「…我不喜欢跟你结婚的那小子。」况且那天路上打了一架,西装都烂掉了,他暗自咕哝。

「真是个好借口,艾登。」

「…我是真的不喜欢。」

妮琪眉一挑,无声的视线提醒着艾登的撒谎技术有多么的拙劣。

这提醒还真贴心啊,妮琪。

「艾登,之后搬回来一起住吧。」

「是时候放下了。」蓝色双眼柔软的看向他。

久违的不是透过帽沿底下端详妮琪,艾登赫然发现她多了几条皱纹,那是连化妆品也无法掩饰的存在。他这时候才真正意识到,她不再是追着自己跑的小妹了,也不再是失去孩子而痛苦的年轻母亲了。

经过时间的沉淀,她眼中已没有痛苦,只有一片的湛蓝天空。

她放下了,那他呢?

「…我不知道。」他疲惫地低下头,掩住眼睛长叹了一口气。

黑暗霎那间包围了他。

 

碧绿色眼睛在一片黑暗中睁开。

室内的灯全被关上,房间暗的看不清任何东西。窗外的照明灯一闪一亮,几个人影透过窗帘看得一清二楚,闲聊的声音从未关紧的窗户传进耳里。

空调开得有些冷,他被子往上拉了拉。睡觉前没脱掉的鸭舌帽,使他感到一阵难受。艾登随手摘下帽子,扔在了一旁。虽然穿着风衣也不太好受,但他懒得起身拖掉它。

忽然,一阵轻微的震动声响起。

他没有去搭理震动的手机,但手机却开始自动拨放一段录音。

「…因为我的缘故而害死了莉娜,我无法原谅自己….」

碧绿色的眼睛在一片黑暗中闭上。

 

他猛地自沙发上惊醒。

温暖的阳光洒落整个房间,清亮的童音回荡在屋子内,似乎正喊着他的名字。趴搭趴搭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的向他跑来,莉娜那头漂亮的金发映入艾登的视野中。

「舅舅!我们出去玩吧!」

「好,你妈妈跟杰克森呢?」揉揉小小的脑袋,艾登四处张望,却没在屋内看到另外两人。

「不知道,可能偷跑出去玩了吧。」小女孩赌气的嘟起嘴角,肉肉的脸颊被鼓的像只松鼠。

「那我们可不能输给他们。」他笑道,向莉娜扬了扬车钥匙。

为莉娜拉开车门,坐上驾驶座,启动引擎,彷佛做过上万次般熟练。

「舅舅,我找不到我的小羊。」

「可能在隧道口吧,上次是不是忘了拿?」话刚出口,艾登愣了一下。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么肯定布偶在那,他不记得他们有在那玩过。

开出小区,很快的他们便来到隧道口。黑漆漆的洞口,感觉随时都会将人吸进洞中,一去不复返。莉娜以前相当害怕隧道,他记得他还特别花了心思使她不再害怕隧道。

即将进入隧道时,他瞄了一眼隧道口。确实有一只小羊布偶遗落在草地上,但他没有停下车子,而是直接开进了隧道。

「妳想去哪里都可以。」

「我哪里都不想去,我想去波尼!」

「好好,一切都听妳的。」

摩托车上的人正缓缓举起手枪。

END

有看出来哪个是梦吗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