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lblue

最喜欢的游戏是看门狗!(不要问我为啥,我知道这款游戏大部分评价不好)Aiden你好帅prprprprpr虽然我都叫你矮凳!沙哑低沉的声音,超.色.气!
平常都包得紧紧的,可是走路那个腰扭的,阿斯!很适合做一些色色的事情。
总之,我爱你矮凳!爱到深处自然黑!
希望你哪天能真正放下心里头的事情,然後过得轻松一点。

狗哥I LOVE YOU !

©klblue
Powered by LOFTER
 

魅影夫夫 Ch5

    我知道我很久沒更了....對不起orz,最近到處玩+有點懶,所以就沒更了.....

重點是,我去參加了一個粉絲聚會。認識好多同城的小夥伴,現場也超級high的,而且抽到了一本雜誌!!!!!!!!!!!!

(幸福倒地



    朝屋内大喊一声我回来了,红魅放下公文包,坐下将鞋带缠成一团的皮鞋脱下。

    正当他与鞋带斗争时,旁边蓝魅脱下的鞋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皮鞋的表面光滑无尘,看得出经过充分的刷洗。但底下的鞋垫沾了零星的暗红色小点,要不是红魅对于红色的东西相当敏感,恐怕他也不会发现蓝魅的鞋子总是会带有红色的污点。

    心烦意乱的踢开鞋子,红魅循着厨房的香气找到了蓝魅。

    「我回来了。」从背后抱住蓝魅的腰,红魅将头埋在蓝魅的肩窝中,闷闷的再说一次。

    「抱歉阿,今天回来晚了,没买食材,火锅下次再吃?」揉乱上过发胶的头发,蓝魅侧头亲了亲他的额角,拍拍红魅的屁股让他放开自己。

    「哦…」无精打采的应了声,红魅放开蓝魅,钻进冰箱里找喝的。

    「对了,你鞋子怎么又沾上红油漆了?」

蓝魅闻言,手顿了顿,表情倒是没什么变。

    「这次的客户在工地工作,可能去找他的时候沾到了吧。」神色自若的把菜上桌,蓝魅没有看到身后红魅黯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不该问的,问了也只是徒增两人的尴尬罢了。

    但不问,心理却油然而生一股不甘。

    总是沾到红色污点的鞋子、经常更换的衬衫,还有异于常人的冷静…

    看似一切都很正常,然而一些细节仍透露出蓝魅的不寻常和对自己的隐瞒。

    两人间的那道鸿沟越来越深了。

    抿了抿唇,红魅喝掉最后一口饮料,随手将罐子丢进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总觉得,他并不了解蓝魅。

 

    听着红魅边洗碗边唱歌,蓝魅淡定的翻至下一页。结婚至少一年了,对于红魅的歌声他不想多作评价,不过已经很习惯把嘹亮的歌声当作背景音乐了。

    「我去洗澡啦!」唱歌唱到很嗨的红魅心情明显不错,他手上还带有一些泡沫,却毫不在意的把脱下来的衬衫兜头罩住蓝魅,像一阵风似的溜进浴室。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,蓝魅将书本和上,拿下充满红魅气息的衬衫。

    细细的摩娑质地上好的布料,蓝魅习惯性翻开袖口,发现那里又多了一道缝线。

    或许红魅自认为掩饰很好,可每次蓝魅洗衣服时,他的衬衫总会有各种奇怪的缝线。偶尔会出现在领口和后背,但大多数都集中于袖口,大大小小的歪扭缝线使袖口摸起来粗糙许多。

    他曾经问过这些缝线的来源,红魅当下尴尬又心虚的反应,和近一个月的疑神疑鬼让他决定不再过问。

    他不像红魅会直接了当地提出问题,因为他认为维持两人的关系更重要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会秘密,不用太追根究柢。蓝魅是这样告诉自己的,但心里老是有一根刺,使他不知不觉与红魅愈来愈疏远。

    将洗衣精倒入凹槽,蓝魅关上盖子,按下启动键。

    HL说的对,婚姻是爱情的坟墓。

    他们的关系正慢慢被消磨,而他无能为力改变现状。

 

    洗好澡,红魅坐在沙发上,靠着枕头玩着掌机,电子音效哔哔啵啵的好不热闹。而蓝魅无视一切杂音,在沙发上翻阅自己的小说。

    两人各做各的事,无形的墙壁隔在他们之间。

    蓝魅沉浸于书本中,导致肩膀上突然出现一股重量时还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平稳的呼吸打在他的脖子上,刚吹完的头发蓬松且温暖,红魅手里的游戏机仍响着刺耳的音效,本人却无声的睡倒在蓝魅肩上。

    放下书,蓝魅一手扶着红魅,并放松的靠向沙发。

    刚刚无形的隔阂令他不自觉挺直腰背,此时红魅睡着了让他放松许多。

    他想起以前会和红魅一起打游戏,就算自己不太会玩,红魅也不嫌弃,大喊着他会carry的场景。

    不过一直通不了关呢,估计是他太雷了。

    蓝魅轻笑,一瞬间如释负重的感觉令他好上不少。

    直到有些昏昏欲睡,蓝魅才起身将红魅抱起,再轻柔的把他放至床上。

    倾身吻上红魅饱满的额头,蓝魅关灯上床,久违的抱住红魅单薄的身躯,如热恋时期的他们一样,相拥而眠。

 

    隔天早晨,红魅被阳光刺的不得不醒来,身边的床铺空无一人,冷冰冰的床铺显示着蓝魅离开已久。

    驼着背在床上发了一会呆,红魅才发现自己额头上贴了一张便利贴。

    「出国三天,记得不要饿死自己。」

    他噗的一声就笑了出来,笑得相当灿烂且甜蜜。

    刚同居那会,因为蓝魅经常突然性出国,红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就这样傻傻地等他回家煮饭,差点没把自己饿死。

    虽然蓝魅有时还来的及留言告知自己出去了,但红魅好死不死没看到,结果又眼巴巴地等他回家。

    过了一个月,红魅终于受不了了,抓着蓝魅叫他一定要记得告诉自己他出国了。

    「你没看到的话怎么办?」

    「你就直接把便条纸贴我额头上就好啦!」

    到最后,这变成一种他们独有的调情方式。

    有些不好意思对对方讲的话,他们也会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爱意。

    后来彼此都买了手机,这种方式就渐渐不再使用了。

    手中的便利贴彷佛还残留着蓝魅的温度,红魅傻呼呼地笑着,亲了亲充满爱意的纸条,折了两折便把纸条放进西装外套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梳洗完毕后,他拎起不算大的行李箱,哼着歌走出家门。

    他们还是彼此相爱的。